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阿妹,聽說你離婚了,當這個消息傳來時,我驚得目瞪口呆,臉凍僵了,手冬眠了,儘管還在四月的春天,窗外是迷茫得甚至有些頹廢的春天,浮在空中的沙塵與煙霧讓城市像封存了多年的老照片,顯得無比滄桑和傷感。 阿妹,說真的,我不支持你這麼輕率的舉動,你太單純了,你根本不理解我對你說的那句話“錢只是身外之物,孩子是無辜的!” 可是,你執迷不悟,把孩子放在一邊,迷戀錢財,整天出入別克寶馬皇冠,熱衷於婚外戀情,你躺在別人的臂彎裡體會真正的愛情。其實你錯了,你根本不懂得真正的愛情是什麼?別人有家有室有孩子,你們只是短暫的相逢,那種愛情猶如肥皂泡沫瞬間即逝,等到春曖花開的時候,等到激情的熱潮退卻,你就會失聲痛泣。 曾經,以老鄉的身份我勸過你幾次,要你理智的對待自己的感情,不要把愛情當作兒戲,不要輕易把離婚掛在嘴邊,要好好培養你的女兒,不要給她製造陰影,毀了孩子的一生。可是,你總是對孩子說:媽媽要離婚,要到很遠很遠的地方。 知道嗎?今天你的女兒淚流滿面的找我,說她想媽媽了,看見她可憐的模樣,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個善感的人,可是我動心了,我竟然和她抱頭大哭了一場,原本我們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。 而你,杳無音訊,在繁星滿天的夜晚,你聽到女兒的哭喊聲了嗎? 曾經,以鄰居的身份我見你幾面,那是因為你家人邀請我勸你,你可憐的婆婆兩個月就瘦了二十斤,而且頭髮全白了。你的公公病情更加嚴重了,竟然抱著你的女兒老淚縱橫,說:娃娃沒娘了!娃娃沒娘了!站在一旁的我,淚水模糊了回家的視線,我在你家樓梯口絆倒了,可我根本感覺不到痛,痛的是我的心臟,痛的心臟起了褶子,原本我們沒有一點親戚關係。 其實我最瞭解你的家庭,你的婆婆每天給你做飯領孩子,對你像女兒一樣無微不至的關懷,怕你吃不飽穿不曖生活不幸福,可是等到孩子上了幼兒園,你卻不想要公婆一起住了,你整天板著臉,回家氣勢凶凶,甚至婆婆問你,你也置之不理,你像一個領導一樣,整天昂起頭,挺直的脊背透出一股威嚴和霸氣。就是領導也懂得人情冷暖,何況你只是一個打工妹啊,你為什麼變的如此快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 你曾經對我說過,你老公對你不好,不知何原因。我也對你暗示過:你要與家人相處融洽,要有孝心愛心,尤其要善待自己的公婆。你卻說出一百個理由,說公婆如何如何的不好,住在一起不方便等等,我也勸過你:要識人心懂人愛,等到條件許可的情況下,再考慮分家。後來我才知道,你老公每月三千工資,你就命令他上交兩千五,如果有一月延誤,你就會搞得雞犬不寧,說你老公有外遇或者說沒本事,你不知道尊重他,難道他會尊重你嗎?難道他還會愛你嗎? 我也對你說過:敬人者,人恆敬之;愛人者,人恆愛之。中國的婚姻大多數都一樣,維繫家庭的是責任,而不是感情。有人說過:婚姻是愛情的墳墓,愛情多半是失敗的,不是對終成眷屬的厭倦,就是對難成眷屬的無奈。知足者常樂,不吵不打就是幸福,衣食無憂就是富裕。 可是,你還是不聽我的話。回家照樣板著臉孔,好像誰把你家鍋底稠的吃了一樣。最後,老公不理你了,甚至見你像見債主。你不但意識不到自己的弱點,還到處揚言說你老公不愛你等等,你的言行舉止,令我大失所望。 阿妹,其實我也知道你,為了錢,你可以和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混在一起,可是,你知道嗎?那不是愛情,那只是他們荷爾蒙的過量分秘。你還渾然不覺,回到家還抱怨男人有病,甚至給整個街頭的人宣佈,你的男人有病。當這些話傳出來時,我為你而臉紅。因為我知道:你的男人是個帥氣真誠善良的人。從此,我不想對你說什麼,我知道我的能力有限,你的文化有限。或許,我說的,你永遠都不懂。 阿妹,最後我只想對你說一句:其實比錢最珍貴的是感情,或許再過若干年,你就會懂得。 今夜,我無眠,因為聽到你女兒的又一次哭鬧聲,“我要媽媽,我要媽媽”聲音很高,很高,高過寂寥的躁動,高過憂鬱的溫馨。 長長的夜裡,風聲不能禁,窗外,北刮得正猛,或許外面還隱藏著更多的奇詭風景,而我卻無心揣測,我只有坐在陽台捫心自問:生活容易嗎? 生不易,活不易,生活不容易。有人回答我。 夜風有些涼,皎潔的月光從玻璃的縫隙鑽了進來,藉著月光,我彷彿看到了你的女兒,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著,深似潭水的眸子亮汪汪地純澈。 突然,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襲來,好像它們一直在某個窪地潛伏著,現在趁著夜色猛撲上來,緊緊掐住我的喉嚨,胸口一陣發緊,從未有過的難受感控制了我的全身,我的腦子閃出幾個字:阿妹,你辜負了我。